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文博動態
深度 | 呂舟:中國與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
2021-08-12 11:04:09 點擊數:

 

       歷時16天的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于7月31日在福州閉幕。這是一屆特殊且創新的大會,前所未有地采取了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方式。為了適應參會地區的時差,會議時間被定為北京時間下午5點半到晚上9點半的四個小時。對比以往大會每天7個小時的會議時間,還可能加開夜會,這次會議又是一次非常高效的大會。作為從2020年延期到2021年召開的世界遺產大會,它需要討論兩年的世界遺產保護狀況,審議兩年新申報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項目,這是極為繁重的任務,再加上操作指南修訂等重要議程,中國作為本屆世界遺產大會的舉辦地,能夠完滿地處理所有問題,在會議上求同存異,使這次大會真正成為一屆“負責任、突出優先事項、團結”的大會,反映了中國在世界遺產領域國際治理的水平,反映了中國隨著自身世界遺產保護管理水平的提高,已能更加自信地站在世界遺產保護國際舞臺的中心。

       在與中國有關的項目中,有幾件值得注意的事情。7月23日在討論世界遺產地保護狀況時,中國長城的保護狀況得到了世界遺產委員會各成員國的一致贊揚,被認為是世界遺產保護管理的具有示范性的案例。這也是繼2018年大運河的項目之后,中國的項目再次獲得這樣的贊譽。或許人們會注意到,無論是大運河還是長城,它們今天在中國的意義已不再僅僅是一處世界遺產,而是中國縱貫南北、橫跨東西的國家文化公園,成為構建中國歷史文化保護和展示網絡的經緯主軸。這是中國通過文化遺產促進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方法和經驗。同時,在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上,“利物浦:海上商城”由于濱海地區的建設損害了作為世界遺產的價值,被世界遺產委員會從世界遺產名錄上除名。處理遺產保護與發展之間不同的方式,產生了不同的結果。但,如何更好地處理遺產保護與發展之間的關系,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仍然是一個需要長期探索和實踐的事情。

 

▲中國長城

 

       另一件是7月28日的大會上通過了對現有世界遺產地提出的保護區劃邊界的微小調整。所謂微小調整與重大調整不同,前者作為大會審議的事項,不受締約國申報新項目的名額限制。在批準通過的區劃微小調整中,也包括了神農架遺產區的調整,這一調整將重慶巫山縣的五里坡自然保護區劃入了神農架的遺產區范圍。傳遞了中國不斷加強對世界遺產的保護、踐行中國作為負責任的世界遺產公約締約國的責任的有力信息。

 

▲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

 

       7月25日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泉州:宋元時期中國海上商貿中心”是中國在這次世界遺產大會上唯一的新申報項目。泉州有著令人驕傲的文化遺產資源,例如九日山的摩崖石刻,開元寺的宋代石塔、獨特木結構裝飾、印度風格的雕刻,清源山的太上老君石像,草庵的摩尼光佛造像,天后宮,洛陽橋……但當這些杰出的、甚至單個就可能具有世界遺產價值的文物放在一起,怎樣講述一個完整體現世界遺產價值的故事,就成為泉州申遺最有挑戰性的任務。2018年“泉州(刺桐)歷史史跡”在第42屆世界遺產大會上被確定為“補報”之后,泉州市政府根據世界遺產大會的相關決議,邀請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的世界遺產資深專家重新審視泉州申遺的主題及構成內容,并對申報文本進行修改。新的申報文本強調了泉州在宋、元時期,作為中國海上商貿活動中最為活躍的港口城市,在海上貿易、貨物運輸、產品制造、航運管理,特別是文化交流方面所產生的影響和結果,最終使泉州項目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顯然,面對今天復雜的世界,講好中國的故事需要有國際視野,理解國際社會的普遍關切,也需要通過國際交流和合作來更好地做好這一工作。

 

▲韓國灘涂

 

       與中國的長城和大運河一樣,世界遺產也可以通過一些項目串聯起跨越國境、跨越地區的巨大網絡,文化遺產中的絲綢之路是這樣一個網絡,自然遺產中更存在這樣的巨大系統,需要世界各國共同的努力才能真正有效地保護那些珍稀的物種和獨特的地質現象。這屆大會上韓國申報的“韓國灘涂”就與中國2019年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黃渤海候鳥棲息地一期項目”屬于同一個候鳥遷徙帶,兩個遺產地的保護相互關聯。因此盡管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評估認為“韓國灘涂”在價值表達、保護區劃定等方面還存在瑕疵,但世界遺產委員會仍決定將這一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國代表也表達了支持列入這一遺產的立場。世界遺產的保護需要更多、更密切的國際合作。

       國際合作也表現在多國聯合申報世界遺產的方面。所謂多國聯合申報是多國以相同的主題、共同的價值表述一起申報分散在多個國家中的遺產項目。例如2014年中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聯合申報的“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就包括了分布在三個國家的33處遺產點。從促進世界遺產公約締約國對話、交流、合作,提高遺產保護的整體水平的角度出發,教科文組織和世界遺產委員會都鼓勵多個國家一起對文化或自然遺產進行申報、保護和管理。在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上共有3個新的項目和1個擴展項目屬于跨境聯合申報的類型,而這4個項目都在歐洲,說明歐洲具有極高的世界遺產國際合作水平。跨境聯合申報使德國成為今年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項目最多的國家,除了2020年和2021年每年一個的名額項目外,德國還參加了三個跨境聯合項目的申報,于是在今年的大會上共有五個涉及到德國的新項目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最大的贏家。

       今年的世界遺產大會對《實施保護世界遺產公約的操作指南》進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其中包括了申報世界遺產的程序,在保持現有申報要求的前提下,要求在2027年正式實施在原有正式申報程序之前增加預審程序,這使得在2027年之后,完成整個世界遺產申報程序最少需要六年的時間。這還沒有計算履行相關國內程序的時間。這種程序設計能否提高締約國申報世界遺產的成功率,是否會限制另一些締約國申報的可能性,還需要審視這一程序實施后的效果,但顯然會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國的世界遺產申報工作受到更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

       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是中國的主場,盡管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會議又在線上召開,但中國的相關方面仍然表現出了極高的熱情。除了組織大會之前的例行項目“世界遺產青年專家論壇”和“世界遺產地管理者論壇”以外,中國還組織了八場“邊會”論壇,占到整個大會期間的13場邊會的62%。這是中國在歷屆世界遺產大會中組織這類活動最多的一次。這些論壇包括教育部主辦的“面向可持續未來的世界遺產教育”,國家林草局主辦的“世界自然遺產與生物多樣性:沿海候鳥保護區的保護與可持續發展”“世界自然遺產及自然的合作保護”,北京市政府和國家文物局主辦的“城市歷史景觀保護和可持續發展”,國家文物局主辦的“海上絲綢之路研究與保護”,教育部、教科文組織、清華大學主辦的“中非世界遺產能力建設合作”,中國科學院遙感所主辦的“世界遺產和空間技術——保護和可持續發展伙伴關系”,福建省與世界遺產領導力項目組聯合主辦的“世界遺產引領作用的回響:從福州到喀山”。這些論壇涉及到了與世界遺產相關的方方面面,大量的國外專家和聽眾通過線上參加了這些會議和討論。這些論壇有力地傳播了中國的聲音,針對世界遺產的保護與可持續發展提出了中國的方案。

       習近平主席在給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的賀信中提出:中國愿同世界各國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道,加強交流合作,推動文明對話,促進交流互鑒,支持世界遺產保護事業,共同守護好全人類的文化瑰寶和自然珍寶,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第44屆大會正是中國踐行這樣的愿景的一屆大會。

       明年世界遺產公約將迎來它誕生后的第五十個年頭。面向未來,中國也將在世界遺產領域為國際合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方面發揮更重要的作用。(文章來源:文博中國)

統計時間從2020年1月1日起

今日瀏覽

瀏覽總量

到館統計   

   4000293806

   sxhm1991@sxhm.com

   中國 · 陜西 · 西安市小寨東路91號

版權所有:陜西歷史博物館 (陜西省文物交流中心)CopyRights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陜ICP備05005777號-2
无圣光宅福鲍鱼图